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当了猪经纪,年欠百万款

2020-01-25 点击:1977

当了猪经纪,年欠百万款

兽药集团采购

养猪人也有“圈子”,其中有“养猪经纪人”。这生意不容易做,你相信吗?看看下面的一个,他成了一个养猪经纪人,每年欠几百万。

目前,许多行业都有代理商。不用说,娱乐圈,众所周知,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经纪人。在这个养猪业中也有经纪人,许多朋友可能不知道。烟台的陈先生成了养猪经纪人,但仅仅一年后,他就不能做了。怎么了?

烟台莱州的养猪经纪人老陈说:“我想赚两块钱,但一点也没赚到。我把所有的钱都搬走了,每天都来我家。”

陈先生是烟台莱州的一名老农。他手里有很多联系人。他通常会帮助其他散户投资者接触生猪市场,并逐渐开始自己的经纪业务。然而,最近,陈先生每天都被养猪的农民堵在自家门口。

烟台莱州闸村养猪人陈秋山:“如果我们不认识别人,我就认识你,这钱是给你的。”

烟台莱州沙河养猪户赵全绍说:“两三天。现在这么多天了,我们很难买到饲料。”

养猪经纪人,本应帮助养猪户接触业务并赢得彼此利益的人,你是怎么找到陈先生的,而且双方的关系如此僵硬?

老陈,烟台莱州的养猪经纪人:“这是几年前宏利食品公司的名单。有26或7天没有给猪钱,涉及。未给出欠款数额。”

陈先生告诉帮工,他把农民的猪卖给潍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如果生意正常,猪可以赚几美元。然而,该公司去年和今年欠烟台莱州市生猪经纪人陈先生180多万元。“180多万元,在老百姓手中,你认为,你要付出多少,你也应该在道义上给老百姓钱。”

上个月,陈先生自己从银行借了20万元,还给了农民。然而,77个家庭被分开,每个家庭只有几千美元。这让陈先生很为难。他决定带农民去高密。烟台莱州的养猪经纪人老陈:“老板在哪里?”潍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员工:“我告诉过你我不知道。”烟台莱州的养猪经纪人老陈:“他不在这里,是吗?”潍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的员工说:“我不知道它是否在这里。”

听到这个消息,帮助公司联系业务的另外两名经纪人也冲了过来。

马赵一,青岛平度的养猪经纪人:“欠我。”

杜雷琴,烟台莱州的养猪经纪人:“我欠英镑。我已经和他一起工作七八年了。我从未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现在我不能再活下去了。养猪的农民被迫每天呆在家里。”

养猪的农民和经纪人来找他们,但是宏利食品公司的办公室是空的。很快,看门人也关上门,独自离开了。然而,陈先生打电话给公司负责人。潍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刘燕铭,“我不在。我告诉他们早上来,下午不要处理。现在工厂亏损严重。让我们停一会儿。”烟台莱州的养猪经纪人老陈:“欠款怎么办?”潍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刘燕铭:“以后再说吧。”

负责人刘先生说公司目前停业整顿,他不清楚债务的确切数额。潍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刘燕铭说:“关键是让他们核对账目。”烟台莱州的养猪经纪人老陈:“你在那边有账户吗?”潍坊高密宏利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刘燕铭:“我不太明白。让我们先把账目弄清楚。”

看看这种态度。我不知道去年我欠了多少钱。我想如果你想查一下账户,你是对的,不会推迟到今天。仅由生活救助代理人会见的三个养猪经纪人就负债总额超过360万英镑,养猪农民因为入不敷出而变得难以生存。我们希望公司负责人能与他们协商,把钱还给农民。

中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hx-wy.com 技术支持:中江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