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兖州农商银行原信贷员侵吞客户贷款:22名客户“被逾期” 更有人被告上法庭

2019-10-09 点击:857
?

漳州农村商业银行的客户还是想不起来。他们完成贷款后,便没有急于收到短信,这是法院的书面传票。

9月16日,裁判员纸质网发布的刑事判决书披露,曾任山东省农业信用社信义信用合作社信贷员的曾某文在任期内利用非法占有的目的。客户收到贷款后,将不会移交给信义信用社等欺骗手段,侵占了沧州农村信用社321.6万元的财产。

长期以来,沧州农村信用社更名为漳州农村商业银行,但此案仅在去年才开庭。

不愿意贷款和借来的钱

2018年6月2日,漳州公安局刑侦支队收到报告,揭露了漳州农村商业银行贷款员曾某文的面纱。

据报道的孟某,2012年9月,曾某文利用信义信用社贷款员的职位,将自己的10万元现金归还给信义信用社贷款。

孟某是信义乡。 2010年,孟某因业务需要,到信义信用社贷款。金额为10万元,期限为2年。当时,曾某文是一名贷款员,曾某曾处理过一套贷款程序。

2012年8月之后,孟的贷款还没有到期,但他想还钱。他打电话给曾莫文给他十万元现金。这时,曾某文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让它续借一段时间,不要去想,这笔贷款给孟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孟某说,曾某表达了他收钱时让他续借的想法。曾某文承诺,他将能够尽快还钱,而利息和利息将不由孟承担。尽管孟不想这样做,但他认为曾要再次借钱给曾某问会遇到麻烦,而曾某问一直在保证孟一定会放心。这笔钱一定没问题。我同意。

此后,曾某文取下了这笔贷款,请孟将其现金取出并取走孟的银行卡。直到2014年秋天,农村信用社打电话给孟某,让他们尽快偿还10万元贷款。孟第一次感到不信任。

孟某告诉曾某文,曾某文只说自己知道。从那时起,孟某一直收到农村信用社的逾期短信,从那时起,孟不再与曾某文联系。

根据判决,直到事发之前,曾莫文没有归还钱款,有人因曾莫文没有还钱而从法院收到传票。

法院尚无可用贷款和传票

从事苗木生意的戚某是本案最大的输家。

判决书显示,2014年1月10日,曾某文利用信义信用社贷款员的职务,便利归还信义信用社贷款49万元现金。

从2009年11月开始,齐某因业务需要开始向信义信贷有限公司借款。贷款额为50万元,期限为两年。经理是曾某文。两人相遇了,齐随后续签了第二期贷款,最后一笔是49万元。

2013年12月,齐的贷款到期,全部本金和利息将于2014年1月退还给信用合作社。元旦过后,曾某文开始收取贷款。齐某说,有一张50万元的支票。曾某文立即得知这一消息,就去了齐某的办公室,并说贷款不一定是某人。往回走,就可以了。

当曾某去时,齐还说支票是50万。在完成本金和利息后,其余的钱将用于为伙计们喝酒吧。齐某以为这笔49万元的贷款已经解决了,但他不知道曾某文没有看剩下的几千美元,而是所有本金都在支票上。

据乔的记忆,2014年4月,信义信用社开始打电话给他,并敦促他迅速归还49万元的贷款和利息。这时,齐某知道曾某文没有偿还他所带走的50万元,其后的情况与孟某一样。曾一文就像一个正在蒸发并消失在齐世界中的人。

但是齐和孟之间的区别在于,齐某和其他人不是信义信用社不停地提醒短信,而是法院执行的书面判决。

2016年5月,漳州农村商业银行在漳州法院起诉Qi,要求其归还农村商业银行的贷款和利息,并很快进入实施阶段。为了保证以后能继续贷款,齐先生还卖掉了两套住房,以偿还贷款本金和利息49万元和法院执行费1万元。

判决显示,没有几个人与孟和齐有相同的经历。根据Yin州区人民法院的披露,曾某文未偿还贷款为321.6万元。除上述两个外,该基金还由漳州农村商业银行的20个客户拥有。

从此列表中可以看出,曾某文的挪用公款数额从30,000增至490,000,时间从2010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14年。根据判断,这些these州农村商业银行的客户都已经过期,即使齐先生已经偿还了贷款,这笔贷款逾期已经很长时间了。

就这种情况而言,漳州农村商业银行逾300万笔贷款并未全部流失。根据判决书,有3人将其还给齐某,还了70万元。大多数客户是漳州农村商业银行提起的民事诉讼。农村商业银行被列入黑名单,无法从各家银行借款。

挪用公款的目的和赣州农村商业银行的态度

曾某文为什么要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做这些事呢?判决书中也给了我们答案。

在判决书中曾某文证实,这些被曾某文侵占的钱款皆被其用来偿还其他人的贷款了。具体则是当某个客户贷款到期后无法续贷,曾某文便将同期到期客户的钱占用,用以偿还无法续贷客户的前期贷款。

而曾某文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的侵占客户贷款,则是因为在银行司空见惯的一个习惯。

曾某文表示,兖州农商银行明确规定不允许信贷员(或客户经理)代为收取贷款人用于贷款的现金,但实际情况是客户经理为了图省事儿,经常这样做。贷款客户不用去信用社现场,客户经理也可以挪用这些还贷款的钱。

“信贷员发放贷款是一种权力,没有人想被停止这种权力。”曾某文说,“新兖信用社要求信贷员发放贷款零逾期,责任落实到人,无法收回便有领导谈话。”曾某文表示,领导会问为什么没有收回来,让想想办法,借借钱,其自己是信贷员,放出去的钱每个月都有到期的,然后用这些钱去还其他客户的到期贷款。

因为违规操作、工作不尽职,曾某文在2015年12月2日被新兖信用社开除。在此之前,2015年2月曾某文曾因违法放贷罪被法院免予刑事处罚。

而对于职务侵占一事,在当时,兖州农商银行却并未选择报案。

在本案审理期间,现任兖州农商银行资产中心营业一部经理、原新兖信用社主任孙某曾作有证词,整体围绕在是贷款户借给曾某文的钱。孙某说:“曾某文任信贷员期间,借过贷款户的钱。2013年其在信用社工作时,这些贷款户就一直欠信用社的钱不还,让他们还钱,他们说钱借给曾庆文了。”

孙某表示,兖州农商银行不允许客户经理代为收取贷款人用于还贷款的现金,但实际情况是客户经理有这样做的,这是贷款人同客户经理之间的个人行为。

最终,这种贷款人同客户经理之间的个人行为再一次将曾某文送上了刑事法庭。

2019年8月29日,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人民法院表示,曾庆文身为农村信用合作社的信贷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本单位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判处曾某文有期徒刑7年6个月,同时责令曾某文退赔山东济宁兖州农商银行损失321.6万元。

(责任编辑:李峥 )

中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hx-wy.com 技术支持:中江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