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一个国家两套租房法 开罗别墅租金8元堪比白菜价

2019-10-09 点击:1767
?

标签主题:租房主的房子

原标题:在这里租一栋别墅,租金可能像您想象的那样低.

在埃及首都开罗,您可以每月在富人区租用别墅,租金为每月8元,但如果您只想在中端社区租用公寓,则需要花费近百倍甚至数千次!

这不是在开玩笑。埃及目前执行两套租赁法。旧的租赁法规定了在富裕地区廉价且荒谬的别墅的租赁合同,而一些中端社区公寓则在新租赁法的范围内。

图为2016年拍摄的埃及首都开罗。新华社(照片由艾哈迈德戈马尔(Ahmed Gomar)摄影

别墅租金相当于“白菜价格”

开罗南部的马阿迪区是着名的富人区,有外国使馆和高档别墅。

Rida Abdul-Azim是一栋500平方米别墅的所有者。这栋别墅的租金是每月20埃及镑(约合8元人民币)。她的另一处房产是在1930年购买的,位于开罗市中心最古老的街道之一爱尼堡大街上,租金为每月30埃及镑(约合13元人民币)。

尽管老人坐在两个黄金地段,但由于旧租赁法的限制,他无法赚到合理的收入。

瓦法穆拉德(Wafa Murad)在开罗另一个富裕的地区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有一套公寓,每月租金为16埃及镑(约合7元人民币)。穆拉德(Murad)的房客去世后,租房合同由房客的儿子继承。后来,儿子的儿子去世了,合同由房客的女儿继承。穆拉德对房客的女儿提起诉讼,要求她搬出房屋,但法院驳回了穆拉德的诉讼。因为根据旧的租赁法,租赁合同具有“继承性质”。

但是在开罗东部以中产阶级居多的纳赛尔,租用一个100平方米的两居室和一厅公寓需要每月租金1700英镑(约736元人民币)和200英镑。平方米的精装修公寓价格可能高达欧元(约合人民币7791元)。但是,埃及公共动员和中央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8年,埃及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欧元(约人民币)。

图片是1956年在埃及开罗拍摄的。新华社

一个国家/地区的两套租赁法

那么,为什么在同一国家/地区适用两组租赁法?这可以追溯到埃及旧租赁法和新租赁法的过去和现在。

据当地律师介绍,旧租房法可追溯至上世纪20年代,已经过多次修订和更改。该法规定房屋年租金不得超过建筑物本身和所在土地总价值的7%,房主需将房租价格大幅降低,并将租金价格固定化,不得擅自改变。埃及第二任总统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执政期间对租房法的调整更倾向于保护租客,房屋租金又遭大幅削减。

旧租房法还规定,原房客去世后,租房合同可以由其子女继承。埃及第三任总统穆罕默德安瓦尔萨达特执政后又新加一条规定 允许房客转租或者交换租住的房子,而不用告诉房主。

这样一来,该租房法虽然保护了低收入群体,却造成了房屋租金与实际价值远不匹配,损害了房主利益,破坏了市场供需平衡。

图为2015年拍摄的埃及首都开罗。新华社发(艾哈迈德戈马摄)

此外,它还有其他严重的弊端。

一是导致房价上涨。由于旧法下租金收入过低,房主更愿意将房子卖掉,而房屋买卖市场缺乏政府调控,所以一些人开出天价卖房,继而抬高了房价。

二是造成房屋质量下降。注重设计、保护房子的房主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追求利润的房地产商人,他们建造的房子外观好看但质量堪忧。专家称,这导致埃及房屋寿命从75年下降至50到25年。

这就说到了新租房法的诞生。

图为2015年拍摄的埃及首都开罗。新华社发(艾哈迈德戈马摄)

埃及政府于1996年出台了新租房法。新法规定,房主可根据房屋实际价值制定租金,此法只适用于1996年前未租过的或合同已过期且没有新租客的房屋。该法于2006再次修订,纳入了与房屋市价相称的租金价格和旧法中的一些条款。然而由于对租赁市场缺乏监管,租金价格猛涨。

这样一来,之前按照旧租房法已经出租且合同未过期的房屋依然按照旧法制定租金。而1996年后出租的房屋属于新租房法管理的范畴,新的租客想要租房,租金就得按照新租房法来制定。

所以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一对埃及老人只需每月支付数十埃镑就能租住宽敞的别墅,而不与他们同居的子女却要花上千埃镑租住在普通的小公寓里。

新议案能解决问题吗?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8年埃及议会住房委员会向政府提交了一项旨在修订旧租房法的议案,并制定了5年的过渡期,但该议案仅针对非居住用房屋。

议案的具体内容是:在生效的第一年里,房屋租金提升到旧法下租金价格的5倍,接下来的4年,租金逐年增长15%。5年过渡期结束后,旧租房合同失效,房屋归还给房主。这意味着租赁价值得到释放,房主和房客将根据市场规律达成租房合同。但该议案至今没有通过。

图为2015年拍摄的埃及首都开罗。新华社发(艾哈迈德戈马摄)

埃及议会住房委员会主席阿拉瓦力说:“议案应该使房主和房客都能满意。修订后的法律不应导致房租价格突然或过分提高,但也应确保房主获得足够的回报,即一方的利益不能损害另一方。”

他说,真正通过议案还有待时日。

记者:高阳

责任编辑:张义凌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

中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hx-wy.com 技术支持:中江门户网 | 网站地图